? “刻章救妻”男子右脚溃烂有截肢风险 欠债7万多-ag亚洲集团|首页 Ag亚游官网到底是哪个|官方网站,ag在线娱乐|官方,agapp下载|优惠
ag亚洲集团|首页 >> 职场礼仪 >> 金领男人 >> “刻章救妻”男子右脚溃烂有截肢风险 欠债7万多

“刻章救妻”男子右脚溃烂有截肢风险 欠债7万多

发布时间: 2019/6/22 13:51:58 ?? ag亚洲集团|首页 ?? 来源:

  他有糖尿病,右脚深度溃烂,一年了伤口也没长好。医生甚至警告如不好好控制,会有截肢的风险。

  “我现在都还欠了7万多元,亲戚的朋友的,人家也不是有钱人,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能还肯定得想办法。”

  为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杜金领做透析,吃低保的北京男子廖丹私刻公章,伪造医院收费单据,4年骗取医院透析费17.2万元。

  廖丹案件经媒体披露后,不少好心人纷纷解囊相助。最终廖丹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一张彩色的旧式婚纱照,照片上的夫妻俩笑得很甜,坐在床上的廖丹看着照片,眼泪突然就扑簌簌地掉在了地上。

  刻着“北京最美爱情故事”男主角标签的北京人廖丹,四年前因为那场“私刻章诈骗17万透析费救病妻”的风波,引来全社会的关注。

  这种关注让原本陷入迷茫的廖丹突然开启了另一扇他嘴里“通往幸福的大门”——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和廖丹签署协议,募集了50万元用于患尿毒症的廖丹妻子杜金领的治疗;珠海政协委员陈列浩慷慨拿出17.2万元帮助廖丹退还账款;法院最终判犯了诈骗罪的廖丹缓刑,让他可以继续照顾妻子。

  再有一年半,杜金领满了45岁,就可以拿到北京户口,就能有北京的医保卡了;

  再过半年,廖丹的缓刑就要结束了。这个最怕老婆走的北京男人,感觉生活终于有了希望。

  在艰难生活中的憧憬和希望,在2016年5月16日凌晨突然戛然而止。杜金领因为尿毒症引起的器官衰竭突发心肌梗塞,一句话没留下就走了。

  “不管接受什么样的采访,都是在表达我对大家的感谢,我真的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回报的。”廖丹这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5月19日,廖丹刚刚给妻子杜金领办完后事,从河北易县老家回到北京。他没有心情做饭,只买了几个饼,把早饭和午饭对付过去。

  这间昏暗的小屋和四年前并无改变,廖丹16岁的儿子一头扎在卧室的床上不愿意出门。

  局促的小屋角落,堆着一把折叠着的轮椅,那是生前已经日渐衰弱走路都困难的杜金领专用的,也是这个家两年来唯一添置的物件。

  屋里并没有摆放杜金领的遗照,廖丹的儿子还不能接受母亲再也回不来的这个事实。

  “我能接受她走了,我有思想准备。”廖丹的语气强做淡定,声音却在颤抖中哽咽。

  因为尿毒症引发的器官衰竭及心肌梗塞,5月16日凌晨,杜金领并没有给廖丹留下一句话,就告别了她苦苦支撑九年依然还留恋的世界。

  几年来最怕老婆走了的廖丹,终究还是亲手送走了爱人。他只够时间在爱人身边说一句话:“我会好好地把孩子扯大,让他好好读书。”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当年募集的专为杜金领治病的50万基金,最终还剩下3.7万余元。基金会很快把这笔钱拨付给了廖丹,用于办杜金领的后事。北京的墓地难以负担,廖丹最终选择和儿子一起,把杜金领带回她的河北老家易县安葬。

  没有灵堂,也没有隆重的仪式,杜金领最终在易县村里特批的一块地安息了。她曾经穿过的衣服,没吃完的药,打出过的单据都和她一起长眠于地下。

  廖丹说,自从自己一家得到关注和救助之后,外界各种传言和揣测都有,觉得他有了这50万捐款,生活一定非常好过了。“确实比以前好过一点了,原来的生活质量是10分,现在可以到15分了,但这个钱并不是捐给我廖丹一个人的,只能用于给小杜看病啊。”

  杜金领每周做透析,治疗吃药做手术,廖丹都要往基金会跑,拿着相关的单据一笔一笔地报销。此前,为了贴补家用,邻居李姐曾经帮助廖丹开起了淘宝店,卖杜金领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手工包。

  成都商报当年报道之后,廖丹的淘宝店曾一度成为明星店铺,蜂拥而来的买家们几天之内就把廖丹店里三个月要做的包买空了,很多人都明确不用廖丹发货,只是想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意。忙活了几个月,杜金领的胳膊越来越没有力气,最终无法再继续做包了。她卖出了上百个包,赚了4万多元。那个淘宝店也就关闭了。

  卖包赚的钱,廖丹用来还了之前一部分外债。“我现在都还欠了7万多元,亲戚的朋友的,人家也不是有钱人,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能还肯定得想办法。”

  这几年,除了医疗费不用担心,廖丹家生活的改善体现在一点:杜金领要吃什么,廖丹尽量满足。家里备好了一小袋的小面包和铜锣烧,杜金领半夜饿了就能吃。每周,能买一次30元的牛肉,做好了给杜金领解解馋。而廖丹自己,经常吃方便面对付对付就行了。夫妻俩很少在外面吃饭,他们害怕听到别人说“拿别人捐来的钱在外面大吃大喝。”

  “总有人认为我变得有钱了。”廖丹的眼眶又一次红了。一段时间,他经常接到各种陌生人的电话,开口就是“你们是不是要肾源,你有多少钱。”还有人推销肾源不成,直接就开口问廖丹借钱。这让廖丹非常无奈,他一遍一遍解释,捐款都由基金会管理,是杜金领的救命钱。

  刚把妻子送走,但廖丹自己的身体也不容乐观。他有糖尿病,因为血糖过高导致他的右脚深度溃烂,一年了伤口也没有长好。医生甚至警告如果不好好控制,会有截肢的风险。好在,廖丹自己吃低保,也有北京市的医保卡,每两个月能报销一次医药费。

  “我现在就想能在附近找一个看大门的工作,踏踏实实地赚一点钱,把儿子供出来。”廖丹16岁的儿子,初中成绩一直不错,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奖状。

  倔强的儿子不希望学校知道自己家的情况,从未带过同学回家玩。廖丹此前上电视做节目,儿子不乐意,他只能一遍遍和儿子说“这就是为了救你妈妈的命。”

  考高中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家附近的一个中专,学费一年4000元,读计算机管理。廖丹还是希望儿子能好好读书,他自己小学毕业,并没有什么文化。

  “可是如果儿子能读下去,接下来上大学,再怎么困难我也得咬牙把他供出来。”

  他有点惶恐,前段时间儿子要军训,家长要拿军训费出来。可是当儿子张口的时候,他掏不出钱来,犹豫地想让儿子不参加军训了。这笔钱,还是当时到家里做客的一个朋友给拿的。儿子长大了,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这让廖丹迫切地希望找一个踏实的工作,把儿子供出来。“其他不怕啥,就怕我以后成了他的累赘。”

  “我真的特别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但我现在又特别矛盾和纠结。”在廖丹嘴里,他重复着几个名字,帮他退清了17.2万元的陈列浩,帮他筹集了救助捐款的薛蛮子和张黎刚,判决他案子的东城区法院法官孙加奇……他说,这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

  廖丹自己并不太希望无缘由再随意接受别人的善意捐助,这个不知道如何好好表达感激的男人不想落太多人情。可是家里还有7万多的外债要还,此前每个月都拿钱贴补廖丹的杜金领外甥前后借了2万多给他,可眼下外甥也要结婚了。廖丹希望尽快能把这个钱还上。“人家也不容易。”

  给杜金领办完后事以后,廖丹还剩下1万多,他希望尽快把欠的人情债了了。可是指望这点钱还掉所有的债,对廖丹来说又如同水中望月。这种纠结,在廖丹心里如鲠在喉,让他陷入一种无声的沉默。

  廖丹的家里,还剩了杜金领当时做好的20个手工包,他一遍遍摸着包,就好像看到爱人当时在昏暗灯光下串珠子的身影。

  廖丹和杜金领那张结婚照依然还摆在客厅。照片里,两个人笑得很甜。那时,他们并不会想到,他们之后会经历如此艰难而奇幻的生活。

  如今这个“北京最美爱情故事”的女主角已经人在天堂,廖丹和他们16岁的儿子却还要继续生活。20个手工包,并没有名牌包那么金贵值钱,但却是这段“最美爱情故事”的最有力见证。20个手工包,也许并不足以让廖丹父子俩的生活得到多大的改善,却可以够得上孩子一年的学费。

  成都商报决定联合成都商报买够网,帮助廖丹做这场“廖丹妻子遗物手工包爱心义卖”活动。目前,这项工作还在准备当中,具体时间和参与方式请关注成都商报客户端以及成都商报买够网的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

ADS